保安罗军意外救下离异少妇,少妇邀请他来家里吃饭

等他俩慢悠悠吃完一餐,也是晚上十一点了。 因为喝了几杯红酒的缘故,两人的脸上都带着一圈红晕。

等他俩慢悠悠吃完一餐,也是晚上十一点了。

因为喝了几杯红酒的缘故,两人的脸上都带着一圈红晕。

“呃…这么晚了。”

周艾非看了看表,果然是十一点多了啊,不知道怎么回家,我看了一眼叶岐,不晓得这位老师是否肯送她回家。

“那…那我送你吧。”

隔了一会,叶岐才站起身。

他俩走到电梯门口,叶岐才突然想起来什么。

“啊!我今天喝了酒啊,不能开车…”

“呃…是啊,是啊,那…”

本来周艾非想说,那怎么办?不如打出租车吧,可是鬼使神差的她不想说出来了,她不信他没想到这一层,至于为何不说…男女之事,本来天生就有很多借口。

“要不然,今晚就留在我这儿吧。”

他仿佛鼓起很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周艾非注意到他此刻的脸更红了,不知是酒劲上来了,还是怎样,居然看起来还有些可爱,没有原先那么古板了。

周艾非也喝了酒,内心早就开始燥热不停,对面前这个男人的邀请可以说是很心动了。

不过她还是装作很矜持的样子,只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他在征得她的首肯之后,牵起她的手,再次打开了家门。

关上门,他将她抵在门板上,一开始他并未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就像观赏一道美食,正不知如何下口。

周艾非见他还不开始,于是大胆亲了他的嘴巴一下,那触感软而冰凉,像极一块冷了的年糕。

叶岐被这小姑娘大胆的举动惊了一下,原来现在的女生都如此主动了啊。

“叶老师…”

她又叫他的名字,这次却与前几回大不相同,前几次带着公式化的恭敬,这次竟有些难以言说的欲拒还迎与勾引意味,让他难以自持。

“难道没人跟你说过,这种时候叫老师,会让人想吃了你吗?”

周艾非被他一语惊醒梦中人。

老师…老师…的确,她在高中的时候也与老师做过这种事呢,说起来,那位可是真正的老师,她有点被勾起了往事。

“想什么呢?”

他捏着她小巧的下巴,忍不住的吻了下去。

这滋味比他之前的想象还要迷人百倍。

世上还有比女人的嘴唇更香甜的东西吗?

他在她的唇上流连忘返,或轻柔,或肆意,而后移至她白皙修长的脖颈上,不住的啃噬吸咬。

脖颈这种地方最是敏感不过,她被他虽已是克制过的啃咬折磨得苦不堪言又飘飘欲仙。

“嗯…呃呃呃…”

她的呻吟是激发男人欲望的最佳利器,声音虽不是娇滴滴的甜美类型,但却是带着无限浴火的靡靡之音,试问又有谁能够把持得住呢?

叶岐抚上她的胸部,上手的触感和真实的尺寸让他又惊了一下,这女人全身是宝,连胸都是个中极品。

他用手揉了揉,因他下手很轻,她除了觉得有些痒之外,倒没有其他感觉。

大概是因为隔着胸罩,所以揉的时候,并没有那么让双方满意。于是他伸手绕到她背后,摸到她的胸罩扣,打算解开。

可是,解了半天仍然一无所获。

他可不想开口让她帮忙,否则也太丢面子了吧。

“叶老师,你是不是解不开啊?”

她终于忍不住了,他都趴在她肩上解半天了,竟然还没解开。

“我…”

他被她一语道破,感觉很丢脸。

终于,在他的不断摸索之下,胸罩扣子被解开了。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没有任何遮挡的胸部摸起来就是与先前不一样,他的大手更加卖力的运作起来,揉捏得她又是嘤咛不止。

“嗯嗯…别停啊…再用力点…呃…”

他听得她如此说,哪里还经受得住,血直往上涌,胯下也早已硬得不成样子了。

“你的胸是不是经常被人这么揉来揉去啊?嗯?”

他这问的是什么话?让她怎么答嘛。

“呃…嗯呃…”

“被男人经常这么揉过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吧?”

虽然他说的不假,但是这种事为什么他们男人好像都很门清似的,她有点气恼,就不兴是被她自己揉大的吗?

“啊!”

她被他的动作弄得全身战栗了起来。

原来是他捏着她粉嫩的乳头用力的搓动并弹了一下,这让毫无准备的她紧张得挛缩不已。

“呃呃…嗯…嗯…”

她拉长的呻吟,不知是本能发出,还是故意,竟好像带着猫咪嘤嚎的感觉,让他根本不能自抑。

他一只手仍然不停歇的揉弄着她丰满的胸部,一只手却再也忍耐不住伸进她的裙底,继而从她薄薄的内裤探入,开始轻轻抚慰她的禁忌之地,他的手毫无章法,想必是久未做这种事,所以手法有些生疏了,但幸而是这样,反倒让她觉得下面更加瘙痒得难忍。

其实今晚叶岐的确有点紧张,距离上次和女人做爱还是一年前了,倒也不是他清心寡欲,而是他自己要求高罢了,他一向奉行的标准是女人宁缺勿滥。

不过今晚却是个意外,他有点喝多了,以至于觉得不妨试试和眼前这个女人共度一晚。

他试着往她的密穴伸入一指,清晰感受到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他又大起胆子往里插得更深,然后开始像转笔刀一样在她的小穴里不停转动。

“啊!”

她叫的分贝比之前都大,想必是这才触动到了她的绝对敏感之处。

他又伸入一指,将她的小穴撑得蓬蓬的,之后不停插入、退出,循环往复,从她的小穴里引出许多蜜液。

“嗯…嗯…”

她本来就是被他压在门板上,所以在他进行如上一系列动作时,她几乎无法支撑自己站立,就快要整个人扑倒在他怀里。

叶岐也发现门口做爱实在不是长久之计,于是他打横抱起她,直到将她放至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的小脸此刻红扑扑的,实在是粉啄般清纯可爱,加之身上衣物凌乱不堪,让人觉得有种矛盾的美感。

她伸出手臂环在他的脖颈上,嘴唇不断凑近他,因为她嘴唇上的口红都被他刚刚吃掉了,所以弄得现在嘴巴周围都是口红的残印,不过这样看起来也是十分可爱了。

他趁机含住了她的嘴唇,吸吮着,辗转着,反复着,起先是轻轻的啃咬,之后袭向她的牙关处,将自己的舌头紧紧包裹着她的舌头,并与之缠绵起来,舌尖舔舐着她的贝齿和香舌…

她的胸部可能因为体积太大的缘故,即使是躺着,也能堆成一座小山,所以当他压在她身上时,那软绵绵的触感几乎让他血液倒流。

而他的垮下巨根早就本来无法忍受这一系列的前戏,只想快点插入她的小穴,好让自己彻底解脱,可是他不是个鲁莽之人,不管是做人还是做爱,他从来不想给别人留下一个莽撞的形象,所以这前戏该做足还是得做足了。

这会她脸上红潮迭起,双眼迷离,想必应该正是时候了。

于是他一并脱下自己的外裤和内裤,露出傲人的铁棒,这物什一亮出来,将她唬了一跳,又长又粗的肉棒她也不是没见过,只是每每亲眼见到男人的这命根子,她就会又害怕又想要,就这样像一根棒子的玩意儿居然能插得她欲死欲活。

他的铁棒抵在她的幽门前,龟头不时摩擦着她的阴蒂…

可他迟迟未进,她却被他的肉棒搔痒得无比难受。

“叶老师…你…”她有点难以启齿,“你…倒是快点进来啊…”

他听得她如此说,有点尴尬,“别急…别急…”

“你该不会是…太久没做了吧?”

他又被她一语道破,然而她的激将法也很管用,他腰身一挺,肉棒就塞进了她的小穴里,她的蜜穴突然进入了一个庞然大物,将穴道塞得满满当当的,让小腹都不由得向上收缩了一下。

她的两条腿被他捞起盘曲在他的腰上,以至于让两人最私密之处结合得更加天衣无缝。

叶岐只要将胯下的铁棒稍稍一深入,她的穴壁就立刻吸咬过来,夹得他紧绷绷的疼。他暗想,看她这表现也不像是处女,怎么这下面居然这样紧致。

“乖乖,放松一些,你夹得我动不了了。”

她听他这样说,便深呼了一口气,慢慢将身下放松。

然而她的小穴略微一松,他就忍不住长驱直入,直达巢底,他猛的一泄,积压许久的欲望之火悉数喷在她的宫门前了。

而她则好像被喂食的幼鸟一样,才被他喂了一粒食物,但仍旧觉得饥渴难耐,眨着她足够蛊惑所有男人的媚眼,望着他,那嘴型似乎在对他倾诉她还要更多。

当女人做出这样的表情时,又会有哪个男人能不中招呢?于是他更加卖力地在她身上做起抽插运动来,每一次进出都使出百分之一百的力气,他想要她得到完全的满足。

“嗯啊…嗯…啊”

他俩同时的呻吟让此间更加和谐圆满,男人低沉而深邃的嗓音,加之女人魅惑而娇弱的嘤咛,真是今晚最美妙的协奏曲。

一番酣畅淋漓之后,叶岐躺在床上想,做爱的感觉真好啊,比自己一个人喝酒好,当然前提是身下的对象也要好才行。

今晚这个女人就非常不错,年轻有魅力,胸大腰细,白肤红唇,叫床声醉人,最最关键的是她不是处女,这就意味着她不会很难缠,但他从来就不会抱什么侥幸的心理,一看就难缠的女人就算再漂亮他也绝对不会上。

周艾非赤身裸体躺在他身边,身上仅仅遮着一床薄薄的被子,她闭着眼睛,但胸前连绵不断的起伏提示着她根本就没睡着。

他忍不住伸手,用食指在她凸起的锁骨上轻轻滑过,那么秀气而美妙的弧线让他流连不已,她的锁骨是很少见的一字型,如果穿上抹胸礼服想必会相当美丽。

他的手在她的锁骨窝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向下,在两团乳球之间停下,她的胸部虽大但却十分坚挺,所以平躺着的时候,乳房不会像一摊软肉一样,而是像两坨小山丘一样巍然屹立,且乳丘之巅还立有两颗小红果,粉粉嫩嫩,让人垂涎欲滴。

叶岐忍不住用指尖去轻触她的小红果,果然在他预料之下,她裸露的香肩随着他的触动微微颤抖着,然而她仍然紧闭着双眼,难道以为这样,他就会以为她真的睡着了吗?他还没那么傻吧…

她越是这样装作无动于衷,他就越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欲望想去逗弄她,撩拨她,惹怒她,折磨她。

于是他又用大拇指和食指去捏住她的乳头,在感受到来自她身体细微的变化之后,他不由得嘴角扬起。而后用两根手指慢慢揉捻着她熟透的果实,果不其然听到了她隐忍的呻吟。

“呃…嗯…嗯啊…”

他此时此刻没有先前那么急切的想要了她的心情,所以反而开始很悠哉的赏玩磋磨她的曼妙身体,就好像在欣赏品尝一件绝顶珍贵的宝物,一边鉴赏一边感叹是怎样的鬼斧神工才能生得出她这样的美丽躯壳,不知今后还会让多少前赴后继的男人竞折腰。

不过叶岐这个人是非常克制的,就单从他一年不做爱这件事可以看出来,他从不缺女人,想爬上他的床的女人多的是,只是他没有那种不做不行的想法,而且他始终觉得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要时常保持清晰的艺术头脑的人来说,在情爱上面克制一下是非常有必要的,但他所说的克制并非是完全杜绝,若是那样就根本走向了另外一种极端,因为有时情爱也会带给他一定的灵感,不然那些闻名的经典情歌难道是他空口编造出来的吗?显然不是。

所以就在刚刚,他对躺在旁边的周艾非又起了念头时,他及时掐灭了自己的想法,做人做事点到即止才是最美好的状态,当然做爱也同理。

然而周艾非却还在暗暗等待他的下一步动作,竟迟迟未等到,她终于忍不住睁开了一条缝,见他居然在认真观察他自己的手,不免有点失望。

“你看手干嘛?手有什么好看的?”

“但是我的手很好看,看这手指好长,我以前倒没有怎么注意…”

他说着又把手翻了一面,“你说人的手这么点大,怎么用处就那么多呢?我用它弹琴写歌,还用它做饭洗衣,还…用它揉你的胸,插你的逼,简直无所不能啊。”

他明明是在说着流氓话,但听在人耳里竟不觉得有丝毫突兀,反而觉得合情合理,十分自然。

“叶老师,我觉得你的歪理真的太多了…”她这么说着,还未等他反应复又加上一句,“但却都是让人不得不信服的歪理。”

周艾非的第一张专辑很快就敲定了主打曲,就选用了之前的《独家记忆》,其他收录歌曲也一一完成录制,接下来她就等着去拍主打曲mv了。

韩岩告诉她,可能会去国外拍mv,这让她有点兴奋,终于可以出躺国了,她最近都觉得一个地方待久了有点腻味了。

然而当韩岩告诉她去的是俄罗斯的时候,她瞬间没期待了,那里天寒地冻的,几乎每天都在下雪,又没有什么地方逛街,难不成去森林里看熊吗?

她带了两箱大衣和羽绒服,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和一众工作人员飞去了莫斯科。

莫斯科果然如她想象中那么冷,不过好歹没有下雪,不然他们还得等雪停了才能开工。

工作人员早就打点妥当,化妆师给周艾非化好了妆,穿上早就准备好的衣服就开始拍宣传片了。

因为她穿的是一条露肩的齐膝裙,所以被冻得够呛,好不容易拍好了一组,助理赶紧给她披上厚厚的毛毯,可还是冷,她不由得牙关打颤。

韩岩见她这样,于是让她进附近的咖啡厅休息一下。

她裹着毛毯进了咖啡厅,正要点咖啡,就被人认出来了。

“周艾非!原来真的是你啊…”

周艾非莫名其妙的转头,对眼前的人觉得有些眼熟,然而她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

对方看见她疑惑的样子,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那个是不是我变化太大了?所以你认不出来了,我是江洋啊,跟你同校的…”他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何斯齐的好朋友。”

啊…他一提何斯齐她就想起来了,原来是他啊…不过他还真的变了很多,最显着的就是皮肤变白了,她记得他当初挺黑的,一笑就露出一口大白牙。

“你白了很多嘛。”

“嘿嘿,是嘛,大家都这么说。”他又摸了摸头,看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愣头青。

“不过我是因为这一年多都待在俄罗斯,所以才变白的,等我回国了就又黑回去了。”

周艾非现在没啥事,于是就和江洋两个人坐着边喝咖啡边聊天。

她好奇,“你在俄罗斯干嘛?”

“我们队集训,哦我忘了告诉你了,我现在被招入国家队了。”

她由衷地祝福,“这样啊,真不错,那真是恭喜你了。”

“你现在是…当了歌手吗?我上次还在电视上看见你了。”

她点点头,“刚刚出道呢,还没什么人认识。”

“我觉得你越来越漂亮了,而且你唱歌那么好听,以后肯定会特别红。”

他俩这架势真像商业互吹。

“谢谢你吉言了。”

他俩正聊着,韩岩打电话来叫她出去继续拍另一组片,于是她跟江洋打了招呼准备出去。

“哎…”他突然叫住她。

她不解,“怎么了?”

“那个…你电话是多少?等你有空了,我可以联系一下吗?”

本来周艾非不打算给他电话的,但是看他诚挚的目光,又不好意思拒绝,于是掏出自己的手机问他,“你手机号是多少?”

他报出手机号,周艾非给他打了过去。

“这就是我的号码了。”

说完她裹紧毯子出了咖啡厅。

江洋看着她的背影失神了,她真的好美…然而当他不可避免地想起高中对她做的事时,心中竟然感受到了一丝亵渎,她是如此高不可攀,然而曾经在他身下又是那样的妩媚…

他看着窗外,隔着不远的地方,她光彩夺目的样子,心中又是一阵荡然。

  • 发表于 2021-09-08 23:35
  • 阅读 ( 2885 )
  • 分类:情感口述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失主任
失主任

899 篇文章

作家榜 »

  1. Donald Dodd 6417 文章
  2. 泡芙大婶 6211 文章
  3. 羊舌秀艳 4940 文章
  4. shushu5588 4919 文章
  5. 光语芹 4890 文章
  6. 伊宁 4610 文章
  7. 毋正 4585 文章
  8. 开心笑笑花 3968 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