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少妇叫声太大,那晚趁她老公出差....

周艾非从程景宣车上下来的时候,刚好遇到了出校门的李珂等一行人。李珂认得程景宣,但程景宣不认识他。所以等程景宣开车离开之后,他才过来周艾非这边。

周艾非从程景宣车上下来的时候,刚好遇到了出校门的李珂等一行人。

李珂认得程景宣,但程景宣不认识他。所以等程景宣开车离开之后,他才过来周艾非这边。

“你和那个程总认识?”

“嗯。”周艾非点点头,“不过也才刚刚认识。”

“哦……”李珂若有所思,隔了几秒想起什么,“对了,我们现在要去xx那边做个宣传,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不了吧。”周艾非说,“我准备辞掉在学生会的职务,本来想等会跟你说的,结果这么巧碰到就顺便了,而且我以为高会长早就和你知会过了……”

李珂一脸懵逼,这女人变脸怎么这么快?难道和高桥岳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儿?多半是这样,他就觉得这几天会长整个人看起来萎靡不振的,难道是周艾非勾搭上了这个程景宣,所以会长又被甩了?

想到这,李珂对高桥岳的同情之心又深一层,可怜的老高,年纪轻轻,相貌堂堂,居然接连两次被甩,而且还都和jk娱乐有关,怎一个惨字了得……

按理不应该啊,难道是他们会长大人那方面不行?所以满足不了女人的需求……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道理,所以平时看向高桥岳的眼神就有点老是往他下面飘。

“你一整天盯着我看干嘛?你是gay啊?”

高桥岳被他的眼神盯得发毛。

“不……我就是想说,兄弟别灰心!你还有我……”

“滚你妈的……”

高桥岳一把就推开了发神经的李珂。

周艾非那天从jk回来,本来打算从校歌赛退赛的,可是韩岩却阻止了她。

“别退啊,这可是你成名的一个好机会,咱们运作运作,让你当冠军。”

周艾非不以为然,“就不必运作了吧,反正我都是第一。”

韩岩对她的狂妄不觉得可笑反而很欣赏,“就喜欢你这个自信劲儿。”

“话说你以后出道还是要取个艺名,我昨晚想了一宿,给想到了!你觉得effy这个名字怎么样?既洋气又是你的中文名谐音,我越想越觉得不错……”

韩岩似乎沉浸在自己的英明才智中无法自拔。

周艾非倒是对艺名没什么概念,她上辈子就没艺名,jk总是喜欢搞些花哨的名头,不过她也无所谓。

校歌赛总决赛那天,观赛嘉宾来了很多重量级人物,学校领导有好几个,程景宣也来了。

周艾非正常水平发挥,不过就算是正常水平也足够吊打在场的所有选手了。

所以不出所料,她得到了最后的冠军。

然后她获得了五万块的奖金,接着jk娱乐的人直接上台宣布和她签约。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看热闹的,还有早有准备的。

“非非,这回你真的要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我们俩啊…”

叶小星眨巴着一双大眼对周艾非说。

“你出道了以后,我愿意做你的小助理,鞍前马后,在所不辞!”华枝开玩笑道。

“放心,不会忘了你们俩的。”

显然,周艾非也只是嘴上这么说说,她们三个也就是普通的室友情谊,才认识不过一两个月,哪够得上什么不离不弃的深情大义了……

周艾非没想到的是,许遥居然会主动给她打来电话。

“我也是从韩岩那儿要到你的号码的,你不介意吧?”

许遥的声音很平和,甚至有些故作亲昵,周艾非听来觉得有点刺耳。

“哦……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晚上七点来hilton酒店找我吧,门牌号是1305,韩岩让我把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交给你。”

周艾非觉得很奇怪,“他为什么不自己给我?”

“他今天去香港了啊,你不知道吗?你一定要来拿哦,过期不候。”

周艾非想了想,那重要的东西多半是韩岩前几天跟她说的起草的签约合同样板,他之前说了要给她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

既然如此,她就准备晚上去许遥那把东西拿回来,量她也不敢使什么阴招。

晚上七点,周艾非准时到达酒店。

进了1305的房间,许遥果然已经等着了。

“来得很准时啊。”她笑了。

“嗯,东西呢?”周艾非不想跟她闲扯。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一来就问我要东西,以后我俩都是一个公司的人了,怎么也得把关系搞好吧……东西先不急着给你,我们先聊会天吧。”

周艾非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完全不想跟她聊什么天。

“你还是给我吧,我晚上还有事儿呢。”

“呵!让你聊天你不聊,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周艾非还没反应过来,突然从厕所冲出来一个壮汉,大概一米八几的样子,把她双手往后一箍,紧紧的抱住她不让她动弹。

“啊!你们干嘛?”她大惊失色。

“干嘛?待会你就知道了……”

许遥竟然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小的注射器,然后将注射器得意的扬在空中。

“知道这是什么吗?呵呵……保证能让你这个骚货爽得欲死欲活。”

说完许遥就一针扎进她的皮肤下……

“啊……”

针扎下去的那一瞬间,周艾非没有什么感觉,但仅仅过了十几秒,她整个人开始都开始颤抖起来。

接着她倒在床上,浑身如火烧一般,四肢又麻又酸,而心底的欲望之火也正在慢慢被催燃。

许遥看到她这个样子,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并吩咐那个壮汉,“好好伺候我们周小姐,把视频给我拍好点,我要看清她的全部。”

壮汉早已急不可耐,连连点头,“保证完成任务!”

周艾非靠着自己残存的几分意志勉强爬了起来,但是才站起来就噗通一声摔倒在床上,再难起身。她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光了,身体里的躁动是如此陌生。

此时此刻,周艾非内心的欲望就如火山爆发前一般不可抑制。

然而面前色眯眯的这个大个子壮汉令她浑身颤抖。

不行……不可以……

许遥刚准备关上1305的房门,不料被门前的来人吓了一大跳。

“程……程总……你怎么……”

程景宣一把推开许遥,进了房间。

周艾非的意识渐渐变得涣散,五感也模糊起来,但是她仍能够感觉到有脚步声从门口由远及近。

似乎是另外一个男人来了,他对那个壮汉声疾厉色的训斥了一顿,壮汉就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房间。

程景宣看着床上已是春衫半解,魅态毕现的周艾非,心中不由得大动。

他上前半抱起她……

“啊……”她出口的呻吟带着浓浓的情欲,亦似对情人轻轻的呢喃。

温软的身体立刻钻进他温暖的怀里,紧贴着他健壮的身体,就像只小猫一样磨蹭着,口中仍免不了发出阵阵娇喘。

“我好难受啊,嗯……”

他身体一僵,随即起了反应,眼下怀抱着这样娇柔的女人,而此时她又这样一副魅惑的神色,若是还没反应,他就真不是男人了。

他本想将她放至床上躺好,可她就像无骨的水蛇一般紧紧缠在他身上,对他不停的厮磨。

她脸上有着异常的红染,好似中了什么奇毒。蓝色衬衣的扣子已被暴力扯开,香肩半掩,酥胸微露。

他的眼眸暗沉如墨,呼吸早已不能平静。

“嗯……嗯……好热……”她断断续续的说着,双手已不受控制的继续扯开自己的衣服。

许遥先前给她的那一针,此刻药力已完全发挥作用,下身持续发作的麻痒感让她狠不得立即找个男人扑倒,而刚好,眼前这个男人明显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她细柔的臂膀缠绕上他的脖颈,随之而来的是她娇软的红唇,香甜的小舌,对着他的脖颈一顿细密的啃舔。

怀中人一边如水蛇般一刻不停的蠕动,一边啃咬着他极敏感的部位,这全都让他猛然倒抽一口气……

他本已是极其勉强的稳住了心神,然而怀中的娇人儿,两条修长大腿缠上了他的腰,柔软的腿根处刚好抵着他的巨大肉棒。

而她无意识的上下摆动外加磨蹭,差点让他达到极致。

“啊……嘤……”周艾非不满的娇吟着,双手划拉着想要扒离他身上的衣物,还不停的扭动着身体,这使得他的铁棒,正好顶在了她此时已是湿热不已的幽口上。

“嗯……”程景宣低喃出声,他的胯下巨根早就已经感觉到那幽穴中潮湿的热气,在不断邀请着他进入……

他原想好好对她温存一番,不料,眼前的绝美景象让他丧失最后一丝理智,她上身蓝色的衬衣已完全被扯开,下身的超短裙连带着内裤也被褪至膝弯处,露出一对形状非常饱满的丰乳,还有周身的冰肌玉肤,盈盈一握的柳腰,光滑平坦的小腹,以及那幽穴上方一团黑色软毛……

他脑子轰的一声……

全身的热血都迫不及待的冲向下腹,使得他的巨根更涨粗了几分。

这女人现下根本算是什么都没穿,他与她之间最私密之处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

怪不得他能感受到那幽口中正在不间歇涌出的热气。

“我要……啊……”她的手臂再次缠上他的脖颈,胡乱的吻着他的下颌,脖子,嘴唇。

那不安分的手,更是伸进了他的衣襟,抚上的他精壮的胸膛。

“我好难受……嗯……”

周艾非迷糊中感觉到如弱两人下体相抵着磨擦,竟然可以让那难受至极的麻痒感略减几分,于是更加用力的夹紧了他的腰身,他粗大的肉棒就将将抵在了她娇嫩的幽口处,如果不是还隔着衣料,恐怕此刻早就插了进去。

“别急……”

他抚上她被情欲晕红的俏脸,安慰着她,另一边已然是再也不能等待的脱下自己全身的衣物,只余男性特有的高壮健美的身躯压至她身上,两人终于赤裸着坦诚相见。

他吻上她的香唇……并延着娇细的细颈,一路向下啃去,直到嘬上那白嫩娇软的大奶,他一口咬住了乳丘上的殷红小果实,轻咬细啃并不断大力的吸吮,弄得一边的小果红透挺立后,才换到另一边。

他的铁棒也早已等候多时,缓缓探入她幽深的穴口,她空虚多日的小穴被撑开,竟传来一阵阵的刺痛。

“啊……好疼……”

听到女人娇弱的呻吟,他扶着她的翘臀使自退出一点。

可那刺痛感一消,她下身麻痒的感觉竟然比之前更加强烈了,她的双腿只能用力夹住他的劲腰。

“好痒……嗯嗯……那里好难受……”

她迷蒙的大眼此时带着无法言喻的委屈与情欲。

“到底是疼还是痒?嗯?”

他狠狠地捏了一把她的臀肉。

“啊……痒……好痒……”

于是程景宣加快了肉棒进出的速度,听着她动人的呻吟,觉得心中很是满足。

忽然间,周艾非闷哼一声,骚穴中一阵紧缩,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之地。

“啊!不……要……嗯……啊……”

他一刻未停,继续加速抽送起来,女人高潮中的身子非常敏感,以至于全身潮红,周艾非快要经受不住那持续不断的狂操,于是只能挺直腰身随着他的猛烈插入而尖叫不已。

“啊……啊……啊!”

程景宣无法抑制这样程度的销魂感受,全身的意志任凭情欲控制,放开自己的身手全力抽插起来……

因为两具身体相互碰撞而发出急剧的“啪……啪……啪”声响彻整个房间。

她低头,贝齿咬上他肌肉喷张的肩背,娇软的身子在持续不断的高潮中止不住颤抖。

他压在她身上,低吼着疯狂冲刺,全身上下的肌肉因情欲的极致输出而纠结愤起,此时亦是汗如雨下。

疯狂一夜之后,天色渐亮。

周艾非睁开眼,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地躺在酒店的床上,身上盖着薄薄的夏被,腰弯处还有一只男人的手臂……

她早有准备,只是待看清枕边人是谁后,仍是吃了一惊。

竟然是程景宣,他怎么会……

她这会儿心里大半是难堪,还有一小半是万幸,万幸至少是他,而不是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男人……

程景宣昨晚兴许耗费了太多的精力,此刻还在沉睡。

她轻手轻脚的起身,捡起散落一地的衣物穿好,回头看了一眼他的睡脸,而后离开了房间。

周艾非对程景宣没什么怨言,自己昨晚那副样子,也多亏他的及时赶到,不然就要被那个一身结实肌肉的壮汉给强暴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她一想到许遥那个贱人的所作所为,心里顿时一股邪火冒起,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才好。

程景宣终于醒了,身边却空空如也。

他昨天本来是在这酒店约见几个朋友的,正好看见许遥和一个陌生男人鬼鬼祟祟的进了电梯,他完全是出于好奇跟了上去。

没想到过了一会,周艾非也来了1305,他隐约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于是在门口等着。

谁知房间内传出一声微不可闻的惊叫……许遥没过两分钟就出来了。

事情就是如此,他早前也知道些许遥娇纵顽劣的脾性,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敢做出如此无法无天的事来,幸亏自己来得及时,不然……

程景宣侧眼看见了摆在桌上的小型摄像机,拿过来一看——竟把昨晚他和周艾非在床上做的事拍了个一清二楚……

他看完了摄像机里拍摄的东西,已然是面红耳赤,仿佛里面赤裸着骑在那个女人身上的男人不是他一样。

究竟……两个人怎么能做得那么激烈呢?

许遥自从那晚被程景宣撞破诡计之后,自然是又气又无可奈何,一来没抓到周艾非那个小骚货的把柄,二来还亲手把她送上老板的床,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过她才不怕周艾非能会有什么反击,毕竟现在周都还没有出道,能奈她几何?她只是愁着怎么进行下一步计划。

然而,周艾非可不是什么任其揉捏的角色,敌扎我一针我还以十针才是她的人生准则,所以她是不会轻易就放过许遥的,只要逮到机会绝对要让她翻不了身。

隔了几天,周艾非去了jk签正式的合同。

程景宣和韩岩都在场,周艾非就当那晚的事没发生一样表现得非常自然,程景宣也仅仅看了她一眼,见她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于是便不做他想。

她和jk签了五年,其实还算可以了,比起一些经纪公司动则八年十年的霸王条款,jk娱乐竟然如此宽松,让她有点吃惊。

“我们jk的原则是对所有签约艺人负责,尽力捧红旗下所有艺人,如果艺人在约满后不再续约,我们也不强求……”

“但是——”韩岩话锋一转,“如果我司艺人在合约期内跳槽或是做出其他有违合约的事,我司将不计一切代价追究他的法律责任,以及……”

周艾非十分清楚他没有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如果违约的话就会被封杀嘛……

“各位放心,我还是很有契约精神的。”

韩岩笑了,“那就好,其实我们做这行的最怕的就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费尽千辛万苦把人家捧上去了,临了,拍拍屁股就跑人,叫人怎么能不寒心呢,你说是吧?”

周艾非略有同感,只有连连点头。

签约的过程中,程景宣几乎没有说什么话,周艾非以余光瞄他,也实在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个意思,难道昨晚干她干得还不爽?虽然她已经没有什么记忆,但是以她以往的经验来说,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其实他只是昨晚做得太凶猛,几乎一晚上没睡成,今天整个人精神有点萎靡,脑袋昏昏沉沉的,若是一碰上床就能立刻睡死过去。

周艾非因为成了这届央音校歌赛的冠军,又被jk当场签了,引起了不小的关注度,所以连着好几天都有各种媒体来采访她,采访内容也无非是围绕着今年多少岁、爱好有哪些以及最喜欢的歌手是谁等等。

还有一两个独辟蹊径的,直接问她如何看待同公司的许遥,毕竟都是两个同龄的年轻女孩,以后周艾非出道了也免不了和许遥有一番比较。

周艾非也不刻意回避这个话题,直接回答,“我觉得我和许遥姐路线不一样吧……”

她笑了笑,接着说,“我听过几首她的歌,她应该走的是甜歌路线,当然她本人也确实长得挺……甜美的,而我呢,以后肯定是不会重复她的路线,你看看我这身高,也不适合卖甜是吧?”

“但是,你们两位同在jk,年龄又相仿,无论走的路线是否重合,贵公司以后势必会在资源上有所侧重,你又会如何处理这样既是同僚又是竞争者的关系呢?”

看来对方是想方设法要给她挖坑了,周艾非当然不傻,她可不会直接说,对待许遥那样的小贱人根本不必客气……所以话还是说的很客套含蓄。

“其实谈不上什么竞争啦,许遥姐比我早出道这么多,她可是我的前辈,  我当然会向她多多学习的……其实前几天我们也已经在私下见过面了,就在hlon酒店,许遥姐人可真好,还说因为我和她如今是同事了,所以更要把关系搞好,你看,许遥姐真是贴心呢……”

那位记者听得半信半疑,毕竟他心中的许遥可不像周艾非口中所述的如此善解人意,所以究竟是周艾非在撒谎,还是许遥这个人精故意拉拢人心就不得而知了。

他们做娱乐新闻的,不管采访内容如何,当然是标题怎么劲爆怎么写,比如周艾非这期就被取了个很一言难尽的标题——“jk新人不惧许遥,竟酒店与其彻夜谈心”。

周艾非看了以后,少不得一脸黑线,这标题怎么越看越像她倒贴似的,明明当初采访不是这么个意思。

不过也无妨,她倒可以想象许遥看到后那一脸吃瘪的样子。

许遥确实看见了,而且是在吃晚饭的时候,突然这么一条娱乐新闻就跳了出来,还是在她经常看的那个娱乐频道。

采访周艾非的这个片段总共放了快十分钟,这个待遇居然快赶上现在某些已经出道的当红明星了,想不到jk这么快给她铺上路了……

而且周艾非在里面的表现实在太太……太婊了,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实则什么心机都浮在脸上,提起她的时候更是恶心得让人无以复加,许遥几乎想冲上去扇她几巴掌才能解气。

周艾非在视频里面说到的什么她俩路线不一样,许遥是走甜歌路线的,就这句,让许遥听来绝对是在讽刺她只能唱甜歌,而不能唱其他类型的歌。还有,那贱人又提到自己身高,那潜台词不就是在说许遥长得太矮吗?更甚的是,还说许遥是出道早很多的前辈,其实许遥也才出道不满一年而已,贱人那样说分明就是暗讽她已经是旧人比不上她这个新人的意思。

这个贱货……居然敢这样跟她作对,看来是不想混下去了,她是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女人天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活动的,更何况周艾非之前和高桥岳有一腿,现在又和程景宣扯上关系……

诶?不如就利用高桥岳和周贱人之前的关系好好操作一下……虽然高桥岳可能会更加讨厌她,但是现在可不管他讨厌不讨厌了,毕竟先除掉姓周的那个贱人才是正理。

另一边,高桥岳当然早就已经知道了周艾非签了jk的事,他自己倒是一副看似不在意的样子,然而总免不了李珂等人的添油加醋。

“别看这个周艾非平时闷不吭声,这一有动静还真是个大动静,jk娱乐啊!我们学校多少人巴望着去那里面啊,她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和人签了约了,这以后啊,不说星途坦荡吧……怎么也是前途一片光明啊。会长,你说是吧?”

高桥岳吐了口烟,语气冷淡,“你怎么就这么爱管闲事啊?”

“会长……你是真不关心……还是假不关心啊?”

高桥岳听得他这么说,顿时一阵鬼火冒,把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摁,摔门走了。

若说他到底关不关心这件事呢?他扪心自问,的确是关心的。

至于那天在车上和周艾非说过的气话,他之后也后悔了,她把钱扔在他身上,直接下车以后,他是有挣扎过立刻去追回她的……

只是他的自尊不允许他那样低三下四,他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竟然会对那个女人有所动心,他一定是鬼迷心窍了。

可是过了这么久,为什么他仍然还是忘不了她呢……到底是迷上了她的身体还是其他别的什么,他根本不愿意深究下去。

  • 发表于 2021-09-03 11:43
  • 阅读 ( 1513 )
  • 分类:情感口述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失主任
失主任

899 篇文章

作家榜 »

  1. Donald Dodd 6417 文章
  2. 泡芙大婶 6211 文章
  3. 羊舌秀艳 4940 文章
  4. shushu5588 4919 文章
  5. 光语芹 4890 文章
  6. 伊宁 4610 文章
  7. 毋正 4585 文章
  8. 开心笑笑花 3968 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