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的我被35岁少妇带回了家,那晚我第一次尝到了…

“要去我那儿吗?”高桥岳这么问她,他声音低沉,说出的话带着命令的意味。她靠在他怀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缱绻。

“要去我那儿吗?”

高桥岳这么问她,他声音低沉,说出的话带着命令的意味。

她靠在他怀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缱绻。

他带着她先行离开了ktv。

“看看,我就说他俩有一腿吧!”

“前几天才入学,就被拿下了,岳哥还真是……佩服佩服。”

“那学妹长得真不错,都赶得上我们学校校花了吧?”

“何止长得不错,你看见那胸没?起码得有d吧,我们会长艳福不浅,羡慕啊……”

“你再羡慕也没有你的份儿,还是随便找个猪头妹好好过完余生吧!”

“滚你娘的,一边去!”

高桥岳的车就停在闹市的路边,周遭车流街景斑斓绚丽,他俩上了车。

两人刚上车,就火热的抱作一团,他们唇齿交缠,难分难解。

若说刚刚在ktv那段长长的深吻还带着些许克制,那么现在他俩已完全忘乎所以,只想将对方狠狠地吞噬入腹。

他的手从她的裙下探入,一路向上寻索,最先是她纤弱的小腿,他的手指如蛇行,在她细致的肌肤上慢慢滑过,带起一层鸡皮疙瘩。

然后是光滑而肉感的大腿,手指滑至大腿内侧,在上面轻轻的搔刮揉捏,这让她轻轻战栗起来。

他不作停留,继续往上,直到触及一片大大的丰软……

他仿佛有一双巧匠的手,握住她的奶揉捏时,就像在重塑一件稀世之宝。

那手灵巧无比的力道是她从未感受过的新奇体验,不免沉醉在他的掌控之下无法自拔。

“嗯……嗯……啊……”

车窗外行人辘辘,灯红与酒绿,车内醉生梦死。

他将副驾驶座的椅背放低,翻身压到她身上,一边揉着她的胸,一边探入她的内裤里爱抚那密丛中的两片嫩肉。

她紧紧的勾着他的脖子,撩人的呻吟起来。

他一把扯下了她那已被淫水浸湿的内裤,将她的双腿分开,腰一挺,就插进了她的蜜穴里……

随着一次次的插入与抽出,连带着车身都开始轻轻抖动。

他让她两腿叉开骑坐在自己身上,一手仍揉搓着她的大奶,一手包住她的翘臀,让自己的肉棒与她的蜜穴连接得更为紧密。

车身抖动得愈加激烈,这让他兴致盎然。

只要人的荷尔蒙没有枯竭,一切细微的外在元素都有可能成为情欲的催燃剂。

窗外仍是车水马龙,而车里面淫糜之味萦绕,两个世界格格不入,又相得益彰。

高桥岳没料到韩岩居然让许遥来当校歌赛的特邀评委,她一个连五线谱都看不懂的白痴,有什么资格?

“岳哥……你等会悠着点,那个许……你就当她是个空气!”

李珂看高桥岳脸色不太好,想安慰一下。

“一边去……”

高桥岳没理他这茬,他在找人。

“那个谁呢?”

“谁啊?”李珂莫名其妙。

“周艾非。”

李珂不怀好意的笑了,“会长你都不知道,我怎么能知道呢……”

正说话间,周艾非朝他们过来了。

她今天穿着一条明黄色a字裙,黑色长卷发披在肩上,一侧别于耳后,看起来明艳动人。

李珂打趣,“哇,刚说到美女,美女就到了。”

周艾非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来晚了。”

“准备一下,你是第七个上场。”

却是一旁的高桥岳对她说道。

他今日穿了件白衬衣,下面是浅色牛仔裤,额前有碎碎的刘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附近哪个学校的高中生呢。

“韩岩和许遥他们来了。”

顺着李珂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韩岩和一个戴着大黑墨镜的女人刚从车上下来。

“还没怎么红呢,看这排场摆的……”

李珂对高桥岳这个着名前女友很是看不惯,且不说这女人当初为了名利把他们会长大人给甩了,就说她唱歌吧,也是唱得真的很垃圾,没有哪次不跑调的,这种人居然还能红?还不得多亏jk娱乐的包装能力,打着什么小邓丽君的旗号招摇撞骗,居然真给她折腾红了……

所以说现在当明星想红啊,会炒作才是第一要素,什么实力人品都得靠边站。

高桥岳走过去,“韩总监早啊。”

他没有正眼看一下许遥,而许遥墨镜下的一双眼睛倒是始终在他身上打转。

“不是还有十分钟开始了嘛,我们掐着点来的。”

韩岩早就看见高桥岳身后的周艾非了,“周小姐果然来了,今天很漂亮嘛。”

周艾非心里翻了个白眼,她哪天不漂亮了?

“哦对了,介绍一下,这位是许遥,想必你们两个应该都认识吧,好像只有周小姐没见过?”

周艾非心想,都老熟人了,还什么认识不认识的,不过当然现在的许遥可是不认识她的。

许遥这才摘下墨镜,一副不咸不淡的语气,“你好。”

周艾非礼貌一笑,“你好,我叫周艾非。”

李珂看着这个场面,觉得略微有些尴尬,赶紧岔开话题,“好了,各位入座吧,马上开始了。”

许遥就坐在高桥岳旁边,她几次三番想找点话题。

“好久不见啊。”

然而高桥岳理都没理她。

“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但是都过去这么久了,大家就不能做朋友么?”

“你脸皮会不会太厚了点?”

“……”

许遥戴上墨镜,不说话了。

周艾非上台,唱了一首流年。

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

最后眉一皱,头一点

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你在我旁边  ,打了个照面

五月的晴天,闪了电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她一出口,让之前出场的选手全部黯然失色,许遥微不可见的瘪了瘪嘴。

韩岩摸着下巴,心生赞叹,“真不错。”

高桥岳没什么表情,但是嘴角略微上扬的弧度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不出所料,周艾非顺利晋级。

天知道她只是随便上去唱唱,有一两句歌词都唱错了,不过好像并没人在意。

“非非,你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我们学校论坛上现在好多关于你的帖子。”叶小星刷着手机说。

正在敷面膜的华枝也附和道,“是啊,都快荣升我们新一代校花了!”

叶小星又说,“看看这个帖子,求专业求名字求门牌号,我要不要上去回复一个?”

周艾非赶紧拒绝,“别了吧,万一真来宿舍怎么办?”

华枝开玩笑,“不怕啊,要是有什么帅哥你老人家看不上的,就赏赐给我们呗。”

说笑间,周艾非手机响了。

“喂,韩总监,有事吗?”

“周小姐今晚有空吗?在下想请你吃个晚餐,顺便想跟你商量点正事儿。”

“正事?什么正事?”

“周小姐还真是一点都不含糊,其实就是想跟你探讨一下你今后的发展道路问题,你也知道我是做这方面的,人才可遇不可求,只要遇上了就不想放过……”

周艾非知道他的意思,于是就答应了。

晚餐结束后,韩岩仍在极力争取她,“周小姐还是回去多加考虑一下,毕竟我们jk娱乐应该是你最好的选择了。”

周艾非心里很清楚,这个jk娱乐最擅长的就是包装、炒作以及营销一条龙服务,如果资历尚可,想不红都难。

当然如果她想走捷径,这公司的确是她的最佳去处。只是,上辈子当久了洁身自好的高岭之花,她对这种暴发户式成名实在是有些鄙夷,于是只好推辞说自己需要回去好好考虑一下。

一天傍晚,学生会办公室只剩下高桥岳和周艾非两个人在。

“过来。”

周艾非便坐到他大腿上,两人又开始一顿互啃。

他吻得她毫无招架之力,直到把她的嘴都亲肿了。

他做这种事的时候总是话很少,做的多说的少才是真的男人,这话很适用于他。

比起其他,他总是乐意在揉她的奶子这件事上花费很多时间,当然别的男人也一样,他们为何都如此喜爱她的奶子?

她想了一下,难道仅仅是因为她奶子大吗?

不过也多亏了他们的揉弄,她的奶变得日渐丰满了。

“为什么穿了丝袜?好麻烦……”

高桥岳皱了皱眉。

“因为天气冷了啊,你们男生都知道多穿件外套,凭什么嫌弃女生穿丝袜呢?”

“因为操你的时候会不方便啊,笨蛋……”

就在办公室的桌子上,他按着她的臀部,插了进去。

“啊!轻点……”

他不知怎么的今天一点也不温柔,莽莽撞撞地插进来,又毫不犹疑的退出去,如此反反复复,磨搓得她的逼穴火烧般灼痛。

高桥岳插她的时候也发现了,她今天流的淫水不多,整个骚穴很干燥,所以插的时候便用了些蛮力。

“嗯……好疼……啊……”

“没有润滑剂,你忍着点……”

说着又狠狠地插了进去。

她疼得眼泪珠簌簌的掉落,整张脸梨花带雨,泪眼朦胧,看着真惹人怜。

突然响起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高桥岳之前把门反锁了,所以并没有打开。

外面的人开始敲门。

周艾非小声的问,“要不要去开?”

高桥岳捏了一把她的奶子,坏笑着说,“你确定?”

“呃……那不要了。”

等了一会,没人来开门,门外的人终于走了。

他们做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两人都是精疲力尽,同时肚子也饿了。

高桥岳问她,“想去哪吃饭?”

“我想吃火锅。”

他想了想,“天街有一家火锅店很好吃,我带你去。”

在路上,他一直很自然的拉着她的手,无论从哪看去,他俩都像一对再正常不过的情侣。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吃完火锅,因为明早要上课,所以高桥岳就准备把周艾非送回学校宿舍。

在路上,他接了个电话。

“怎么是你?”

不知道对方是谁,他显得很生气的样子。

“……我要挂了……”

对方应该是个女人,而且好像在说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他的眉头越锁越紧……

终于,他挂了电话。

过了很久,他才开口,“前天你和韩岩出去了?”

周艾非不知所以,“……对啊。”

“他找你干嘛?”

“不干什么啊。”

“不干什么,你们聊那么久?”

“……谁告诉你的?”周艾非有点生气了,“是那个什么许遥吧?她说什么了?”

“韩岩是不是让你和jk签约?”

“是啊,怎么了?”

“所以你答应了?”

“对啊,怎么了?”

周艾非非常无语,所以就顺着他的话说了。

“你没毛病吧?jk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你知道吗?当然如果你为了红可以不择手段,我无话可说。”

“jk是个什么地方我比你更清楚,还有不要把你的私心讲的这么冠冕堂皇,你不就是害怕我像前女友一样背叛你吗?”

高桥岳把车猛地停在了路边。

“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啊?还背叛我?告诉你,我也不过是把你当做一个陪睡的而已,别把自己想那么高尚。”

陪睡?哈哈哈哈,周艾非真是气极反笑。

她立刻从钱包里抽出三百块钱,扔在了他身上。

“给你的陪睡费,还差我五十,不用找了!”

说完下车,扬长而去。

周艾非坐在回宿舍的出租车上,越想越气,这他妈的什么人哪,亏她之前对他还有点好印象,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臭男人……

然后她又给韩岩打了个电话,“喂,韩总监,你之前说的事我同意了……嗯,好的。”

炒作就炒作吧,先红了再说,毕竟这个世界老实本分的人总是会更吃亏。

话说周艾非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韩岩是个基佬,虽然他的行为举止一点都看不出来,但是每次见到他,的确让人没有什么异性相吸的感觉。

周末一早,周艾非去了jk娱乐所在的大厦。

韩岩看见她,很是高兴,“来了,我就知道周小姐不会让我失望的。”

“还是多谢总监厚爱了。”

“我跟我们程总提了你,他对你也很好奇,不过他昨天去美国出差了,大概后天才能回来,等他回来,我就安排你们见个面。”

周艾非对他口中的程总倒是不陌生,前一世打过几次照面,不过毕竟当时各属于对头公司,所以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交集。她只晓得这个程总挺年轻,目前大概三十岁上下,大学毕业就自主创业,现在身家几十亿不止,是真正意义上的青年权贵。

聊了会天,韩岩又说带着她去参观一下他们公司内部,刚好就碰到了刚刚进来的许遥。

许遥脸色不是很好看,她只看了一眼周艾非,便不再正眼瞧她。

“哟,这来得挺早啊。”

“还早呢?”韩岩看了看腕上的手表,“都十点多了!昨天不是让你早点去录音嘛,刚刚叶岐都打电话来催我了,说你不接电话……”

许遥一听更不爽了,“还录什么音啊,我前天都录了快八百遍,他老人家硬是不让我过,什么人哪!我看是故意针对我。”

“叶岐这个人比较较真,这也是对你的专辑负责嘛,你最好不要闹小孩子脾气,不然等他撂挑子不干了,你可就有得哭了,所以现在赶快去录音室。”

许遥仍是一脸不情不愿,“知道了,知道了。”

等许遥走后,韩岩又对周艾非说,“你别理她,她就是这么个性格,其实她本性还是很善良的……”

周艾非回以礼貌一笑,就她还善良?善良个屁。

当然了,许遥对周艾非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的确非常不爽,她明里暗里瞧着韩岩这架势,指不定又是力捧这女人的节奏,再加上她对周艾非和高桥岳之间暧昧的关系相当介意,如此一来,她对周艾非的仇恨值又提高几度。

程景宣回国后,韩岩果然安排他俩见了一面,就在他的办公室。

程景宣这人稳重但又不显得老成,看起来最多二十七八的样子,谈吐有度,一看就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周小姐原来这么年轻啊,应该还在上大学吧?”

他双手交叉,手肘置于办公桌上,眼神中半关切半探究。

“是的,刚上大一呢。”

周艾非在他面前说话不自觉的刻意了一点,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像个正常的大学生,而不是什么久经沙场的老油条。

“其实对于周小姐你选择我们jk的理由,我还挺好奇的。”

周艾非略一沉思,倒也如实回答,“其实呢,我一开始并没有急于签约的,毕竟我还是个学生嘛……至于我答应韩总监,说起来还有点意气用事,不过既然做了选择,我肯定也不会后悔,这点程总可以放心。”

“哦?”程景宣对她这样的说法反倒有些兴趣,“看来周小姐是个诚实的人,刚好,本人也很欣赏喜欢说实话的朋友。至于签约,周小姐更不必忧心了,你难道没听说过出名要趁早这句至理名言吗?若想要出人头地,当然是越早越好,毕竟人的一生能有多少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呢?错过了可能就是一辈子的遗憾……”

这位程总可能是个熬鸡汤的特级专家,不仅会说大道理,而且说得还很让人信服。

如果周艾非还是个初入社会的小姑娘,说不定就会被他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可她毕竟是个老油条了,对这些什么人生哲理啊,早就看得比谁都透了。

“程总说的好好,我觉得太有道理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周艾非崇拜之色溢于言表,明明一副拍马屁的架势,但看起来却是那么的真挚动人,只能说她的演技愈发炉火纯青了。

之后,他俩一起去西餐厅吃了顿晚餐。吃的时候,又聊了些关于音乐的专业性话题,从流行乐聊到法国歌剧,又从悉尼歌剧院聊到维也纳金色大厅。

幸好,周艾非肚子里有些干货,当他谈到什么东西的时候还能接得上话,不然在这位见识渊博的程总面前岂不是变成了绣花枕头一包草。

晚餐后,他又开车送她回学校宿舍。虽然周艾非不怎么懂车,但是她还是一眼认出他开的这辆是目前全球仅存十辆的限量版法拉利。

这样骚包的跑车开在路上还真是有点太拉风了……只是她没想到程景宣这个人看似内敛稳重,其实还是很外放的嘛。

  • 发表于 2021-09-03 11:41
  • 阅读 ( 14509 )
  • 分类:情感口述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失主任
失主任

899 篇文章

作家榜 »

  1. Donald Dodd 6417 文章
  2. 泡芙大婶 6211 文章
  3. 羊舌秀艳 4940 文章
  4. shushu5588 4919 文章
  5. 光语芹 4890 文章
  6. 伊宁 4610 文章
  7. 毋正 4585 文章
  8. 开心笑笑花 3968 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