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用皮鞭铁链调教温柔的野兽番外79章的小说_鞭子打肿花唇

被用皮鞭铁链调教的小说_鞭子打肿花唇。[再美的风景,再美的东西,只要久了!都会让人感到厌倦!就算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风景也没有例外...姚晨你的彩绘让我们重新看见

[再美的风景,再美的东西,只要久了!都会让人感到厌倦!就算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风景也没有例外...姚晨你的彩绘让我们重新看见了香港的美!]李总用夸张但充满说服力的语气当着众贵宾的面前为我此次的展览下了注解。

我站在他身旁尴尬的笑着,眼下一直在搜寻熟悉的身影...

[除了这四面令人惊艳的玻璃彩绘外,现场还有二十三幅姚晨这些年来精选的作品恭各位贵宾参观,如果对于这些作品有任何问题或想法,欢迎大家踊跃的来询问我们今天的主角,新锐画家姚晨小姐!]李总笑眯眯的用右手搭着我的左肩说,

燕珊拉着小京也到了,他们在人群底下对我招了招手,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一副调侃我被李总盯上的样子。

一回头,李总就把我拉近人群里开始一一介绍他的企业朋友,左一位,右两位,左两位,然后又右一对的,我只能尽力与他们应对,但毕竟他们都是冲着李总的面子而来的我对他们一点也不熟悉,话题只能在客气的寒暄与肤浅的“画”题上停留,...而李总就像是在办自己的画展似的特别积极的在帮我推销...

就在我有点兵荒马乱之际,救援的声音终于出现了!

[姚晨!你都不会跟老朋友打声招呼的呀!]燕珊大辣辣的站在一个高椅上对我喊

我就那样被燕珊像绑离战场般拐进了厕所,一关上门她劈头就问我[姚晨!你疯了吗!你干嘛答应贝贝要去当她的伴娘?]

[怎幺了?]

[什幺怎幺了?你知道伴娘有谁,伴郎是谁吗?]

[我知道伴娘是你跟我还有羽瞳,伴郎有大勇小京还有Leo...]

[所以....你还答应她!]燕珊张着嘴巴凸显自己错愕的脸

[….]我不知何回答

[我知道木已成舟了,但我还是要说,你明明就可以只参加婚礼就行了,干嘛还答要当伴娘去跟那两个混帐瞎搅活?西瓜跟贝贝也太不识相了!怎幺会让你们这三个过去纠结不清的人一同去陪嫁!]

我知道燕珊指的两个混帐是Leo和羽瞳,但我有我的原因....

[燕子...贝贝跟西瓜这两人生平就没几个朋友,我们大学这帮人说穿了就是他们唯一的朋友了!他们不找我们当伴郎伴娘还能找谁去?]我说

燕珊给了我一个白眼。

[好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他们敢欺负你,我肯定先开砲!]

[算了吧,大家也就同学一场,别再计较过去那些事了,反正都已经过了这幺些年了...]我赶紧打发她回

说实在的我不只一次挣扎为何自己这幺轻易的就答应了贝贝的邀约,而我也能理解燕珊的顾虑,因为虽然大伙人当年都是好朋友,但每个团体中都存在着无数个小团体,我跟燕珊是比较要好的,而羽瞳跟贝贝是比较要好的,其实也不是故意要分得这幺清,只是比较投缘的会比较亲近点罢了。

[你们在聊些什幺啊!等你们等够久的了!]小京在走廊看着我们从厕所出来说

[我在跟姚晨说她这次回去要当心,别又犯傻]燕珊抢着回

我双手一摊对小京做了一个鬼脸

[姚晨你真的得当心,你刚竟然做了一个Leo的习惯动作]小京指着我笑着说

[什幺动作?]

[摊开双手一副故作无所谓的动作]

[这不就美国人一副Whatever的动作而已?跟Leo那有关係!]我回

[对啊!小京你可别想太多!皮最好给我绷紧点,你从以前开始就最崇拜Leo了,听说他现在有名有钱了,你可别跟他学坏了!]燕珊说

小京的确从以前就很崇拜Leo,虽然他这个神童天资比Leo聪明得多了,年纪轻轻就已经在政府的航太部门做首席研究员,但他一直以来都甘愿做Leo的小跟班。

我带了他俩绕了一圈展览会后就送他们上出租车,一回到会场就看见李总已经喝得摇摇欲坠,才离开不到一小时的时间,他的企业好友们马上就恢复了来参加这个展览的真正目的:已艺术之名成就饮酒作乐之实。

我站在墙壁旁远远的看着他们喧哗...

时间跟声音像是被真空了一般...

身后突然有人碰了我一下!吓了我一大跳!

转头一看是一位看起来很慈祥的老绅士

[终于让我遇见你了!姚晨!]老绅士双手插在背后俏皮的对我说

[不好意思请问您是?]我边说心理边同步的搜索着他是不是刚认识的什幺总?

[不好意思其实我们不认识,但早以久仰大名,可否冒然请教您一件事?]老绅士很有礼貌的问

他穿着复古优雅的黑西装,领子上绑着一条黄色的大领结衬托着他的白髮,经过一番搜索后我心理很确定刚刚在会场没有见过这个人,不然他这身显着的穿着我一定会记得。

[请问你要问什幺?如果我有办法回答的话,我一定回答]

[请问这幅画是在画十二星座吗?]老绅士指着我放在角落的一张作品

[对那是我自己所定义的十二星座]我喉头突然感到有点紧,没想到会有人注意到那幅画

那是一幅关于宇宙的画,里面点缀了十二星座里的其中六个星座,只是那些都并不是大家所熟悉的星座,而是我自己另外所创造出来的星座....有孤独的美人鱼,紫色的独角兽,沈睡的贝壳,闭嘴的鹦鹉,缺角的时钟,破碎的玻璃壶...

[既然是在画十二星座,为何这幅画上只有六个星座?另外六个在哪里?]

[在纽约...]我逃避老绅士的目光,感觉得到自己内心讲出这句话的黯然

[纽约?所以你的十二星座被拆成两幅画了]老绅士做出结论

[对它们被拆成两幅画,一幅留在纽约,另一幅跟着我走]

[其实我只是想知道,那另外六个星座是哪些形象,希望哪一天能有荣幸完整的看见这十二星座...那感觉一定是完美的...]老绅士望着我的画讚叹的说

[另外六个星座是哪些我早就忘了....而且这两幅画应该永远都不会有合併的一天...]

老绅士看着我点点头,似乎完全了解我的意思...

[请问你当时是用什幺心情来画这幅画的?我指的是现在这幅跟纽约那幅]老绅士问

[我其实已经忘了自己当时是已什幺心情来画的,但是你看到了什幺?]我很明显的在撒谎,但还是望着老绅士,期望他能代替我说些什幺...

老绅士对我点点头,然后回头看着画说[十二星座的原本就是人类群体的定义,没有确切的形象或绝对的样貌...从你这六个星座中我看见了缘分...不是那种让人满意的缘分,而是种让人失落的缘分...这十二个星座在未知的宇宙中漂流,它们虽然都很美,但是却没有人懂它们,它们甚至互相都不懂对方,因为彼此都太独特...有缘共存在同一个宇宙下,却无缘携手创造世界...它们甚至都还得分居在不同的画布上...]老绅士边讲边转过头,应该是看见已经泪流满面的我而停止。

[你说的对...那就是我当时的心情...这六个星座代表着当年的我,而另外六个星座代表着当年我深爱的他....但可怜的是我到现在都还好想他...怎幺办?]

[如果是这样...你就得说服自己重新开始,不管是跟你想念的人重新开始,还是忘掉过去重新开始...]

[这个宇宙之间真的存在缘份吗?]

[当然!]

[如果明天我就要见到自己想念多年的那个人,那真的就是缘份在运作吗?]

[傻孩子...缘份难道不也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吗?]

老绅士说得对,这次与Leo的见面是我自己答应的...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缘份..

[我想买下这幅画,你说它值多少?]老绅士接着问

[它无价...]我擦乾眼泪后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借我拍一张吧!]老绅士有点失望地说

  • 发表于 2021-03-15 18:25
  • 阅读 ( 1208 )
  • 分类:情感口述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璞城视界
璞城视界

2137 篇文章

作家榜 »

  1. 泡芙大婶 6211 文章
  2. Donald Dodd 6185 文章
  3. 羊舌秀艳 4940 文章
  4. shushu5588 4919 文章
  5. 光语芹 4890 文章
  6. 伊宁 4610 文章
  7. 毋正 4585 文章
  8. 开心笑笑花 3968 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