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晓兵妻子陶婉珠照片

据悉,陶婉珠开始一直拒绝丁晓兵的追求,整整两年。那时,丁晓兵是个战士,又刚刚受了伤,只有一只胳膊;而护士陶婉珠大丁晓兵两岁,当时已经是副连职干部了。孩子大了,丁晓兵当上了团政委,可以回家了,但是陶婉珠又要照顾丁晓兵,不是丁晓兵不能给自己烧饭洗衣服,而是陶婉珠想尽力减轻丈夫的负担,她心疼丈夫受过重伤,至今仍带有20多块弹片的身体。

她算不上是大美女,但作为一个英雄的妻子她用贤良淑德赢得世人的尊敬!她就是模仿英雄丁晓兵的妻子陶婉珠!一起来看看丁晓兵妻子陶婉珠照片吧!据悉,嫁给晓兵她不后悔!可事实上陶婉珠为丁晓兵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当丁晓兵成为全国典型,有记者采访丁晓兵时,陶婉珠的心情多少有些苦涩,她甚至有些嫉妒丈夫。当年,陶婉珠是前线三八女子空运救护队队长、三等功臣,陶婉珠是凭借自己能力辉煌过的人!

独臂英雄的妻子:这样伴他20年 <wbr>——丁晓兵妻子的苦辣酸甜

丁晓兵妻子陶婉珠照片

据悉,陶婉珠开始一直拒绝丁晓兵的追求,整整两年。

那时,丁晓兵是个战士,又刚刚受了伤,只有一只胳膊;而护士陶婉珠大丁晓兵两岁,当时已经是副连职干部了。

最后陶婉珠犹豫是不是要嫁给丁晓兵的时候,陶婉珠的老父亲一句话说到了女儿心里:“你不嫁给他,反正有人嫁给他,更何况,他的一只胳膊,还是为国家掉的。”

于是,陶婉珠嫁给他了,开始品尝作为一个英雄妻子的苦辣酸甜。

结婚时,他们俩甚至连一张像样的床都没有,只有一张铺在地上的席梦思床垫

陶婉珠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从小连个鸡蛋都没有打过。可她偏偏是个很独立的人,回答嫁给丁晓兵苦不苦的问题时,她憨憨地想了半天,回答:“我不觉得苦啊!”

可事实上,无论是领导还是同事,都说:“陶婉珠为丁晓兵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陶婉珠嫁给丁晓兵时,以现在的目光看,无疑是有点苦的。他们俩甚至连一张像样的床都没有,只有一张铺在地上的席梦思床垫。陶婉珠倒是花自己婚前积蓄的四五千元钱买了一些家具,但是买了以后都给了丁晓兵的父母。

周围人更多是从陶婉珠事业脚步的减缓来评价她的苦楚。“她牺牲了大城市的生活,大医院的待遇,跟着一只胳膊的丁晓兵来到山沟里,一呆就是10多年。她本来很辉煌的事业,都让步给丁晓兵了。在部队的军营里,陶婉珠甚至连个可以聊聊天的对象都很难找到。”

一件事,与陶婉珠的苦挂上点边。

嫁给丁晓兵后,陶婉珠几乎没有出过远门,连一般医护人员经常要去的进修学习等都没有去过。原因不难理解,丁晓兵恨不得天天“种”在连队里,几乎没有精力顾及家庭。孩子小时,陶婉珠不管孩子,谁管?孩子大了,丁晓兵当上了团政委,可以回家了,但是陶婉珠又要照顾丁晓兵,不是丁晓兵不能给自己烧饭洗衣服,而是陶婉珠想尽力减轻丈夫的负担,她心疼丈夫受过重伤,至今仍带有20多块弹片的身体。

可偏偏陶婉珠是个有事业心的人。一个热爱事业,而且本来前景一片灿烂的人,因为家庭责任不能继续大力发展自己的事业,陶婉珠虽不说,但她为这件事感到痛苦,她没有成就感。

所以,当丁晓兵成为全国典型,有记者采访丁晓兵时,陶婉珠的心情多少有些苦涩,她甚至有些嫉妒丈夫。当年,陶婉珠是前线三八女子空运救护队队长、三等功臣,陶婉珠是凭借自己能力辉煌过的人!

陶婉珠这时候仍不忘维护丈夫:“他不方便,我自己行。”她挪动着笨重的身体,艰难地爬上手术车,羊水流了一腿

陶婉珠临产时,手术车推到了病床前,医生护士把目光投向丁晓兵——大家等着他把妻子抱上手术车。

可是丁晓兵却无法完成这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他把假肢揣在裤兜里,束手无策地站在一边,看着痛苦的妻子。

不知真相的医生护士群起而攻之:“赶紧抱呀,都什么时候了,你这个做丈夫的还袖手旁观?你还是个男人吗?”

陶婉珠这时候仍不忘维护丈夫:“他不方便,我自己行。”她挪动着笨重的身体,艰难地爬上手术车,羊水流了一腿。

生完孩子,陶婉珠又吃力地爬上病床。丁晓兵站在一边,脸都涨成了紫红色。当陶婉珠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她呆了:抱不了她的丈夫在墙角默默流泪!

从不轻易流泪的丈夫,掉下的泪水,冲走了陶婉珠的酸楚和委屈。

陶婉珠处处维护丁晓兵的面子。她从不在丁晓兵管教孩子时出言阻止,即使她心疼得不得了,也只是含着泪水,出门去转弯,而不会当着孩子公开阻拦丈夫。

丁晓兵上公共汽车,是不可能同时完成扶着把手和抱孩子两个动作的。而如果陶婉珠一人抱着孩子,周围的人不知内情,往往向看似对妻子的辛苦袖手旁观的丁晓兵投以轻蔑的目光。为了不伤害丈夫的自尊,陶婉珠一上公共汽车,就把孩子往地下一放,让儿子自己抱着丁晓兵的腿站着。

陶婉珠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丁晓兵骑车带着她,两个人共同去附近的集市买菜。他们还骑着摩托车出行,也是丁晓兵带陶婉珠。别的人看着一只手掌车把的丁晓兵悬,陶婉珠却不觉得害怕,她说:“从没有怀疑过丁晓兵在这方面的能力。”

善于打气的妻子,让丁晓兵从来都自信满怀,豪情万丈。

陶婉珠从来不知道丈夫为带兵和训练吃过那么多苦,丁晓兵也从不告诉妻子。甚至,丁晓兵的胳膊是怎么失去的,陶婉珠都不知道详细过程,她不问丈夫。

陶婉珠当然了解丈夫的坚强,但知道丁晓兵失去胳膊后的精神痛楚,她从不试图触摸丈夫的伤口,这是贴心贴肝的感情所在。

陶婉珠生气!她不是气丈夫不让自己作为家属搭车,是气自己也是个团职干部,本来就有用车的资格,丁晓兵凭什么就不让她用

当年很多人以为,陶婉珠嫁给丁晓兵,是图丁晓兵一等功臣的光芒。

可陶婉珠不是。她内心真的不太喜欢浮华的日子,只是想有个踏实的生活。所以她在婚前与丁晓兵约法三章:你当你的英雄模范,我是不会接受记者采访的。

可是,作为一个全国重大典型的妻子,如何能回避得了媒体的访问?淡出媒体视线20年,丁晓兵与陶婉珠遵守了婚前协议20年后,部队的领导给陶婉珠下了命令:“你是丁晓兵的妻子,更是个军人,我们命令你,必须接受媒体采访。”

陶婉珠是个识大体明事理的人,她执行了。记者们几乎都喜欢上了这个朴实直率的女军人,一些记者还不打招呼,直接冲到丁家,去吃陶婉珠做的并不出色的饭菜。

记者们调度陶婉珠,让她在镜头前说话,让不善于面对镜头的陶婉珠出了一身大汗。记者让陶婉珠换身衣服,打开衣柜找来找去,陶婉珠除了军装外,几乎没有什么体面的便装,陶婉珠日常锻炼穿的鞋子,更是记者们都想象不到的解放鞋。记者们知道丁晓兵对下属和战友需要扶助时出手大方,也知道丁晓兵的父母依赖着儿子接济,但是丁家的清贫还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丁晓兵去师里开会,陶婉珠想让丈夫捎自己一程,丁晓兵不肯,让妻子去坐公共汽车。等陶婉珠转了几次车到了师里,看到丁晓兵早就到那里了,陶婉珠气坏了,硬是从丁晓兵身边走过去没有理他。丁晓兵有时见到干部家属都会让他们上车,但唯独不让陶婉珠搭车。

陶婉珠生气!她不是气丈夫不让自己作为家属搭车,是气自己也是个团职干部,本来就有用车的资格,他丁晓兵凭什么因为自己是团政委,就不让也是团职干部的老婆正常用公车!凭什么丁晓兵只在办一些困难事的时候才拉上自己!

陶婉珠怀孕的时候,丁晓兵没有怎么照顾陶婉珠,陶婉珠甚至连点肉都吃不着。一个战士见陶婉珠没有什么菜吃,就悄悄地送点东西给她,丁晓兵知道后,还把战士骂了一顿。

但是她过后还是理解丁晓兵的,知道丁晓兵为维护一些东西,必须采取这种看似有点极端的做法。

丁晓兵和陶婉珠并不太有常人说的那种“夫妻相”,但他们对人生的看法却有着本质的相同。丁晓兵看不上那些平时不好好工作,一遇提拔之际就往领导家里跑的人,陶婉珠更是不稀罕,一看到那样的人,两口子一起火冒三丈。

过后,两人互相埋怨对方:“太激烈,连点面子都不给人家留。”

丁晓兵超强的生活能力,确实让这个家庭没有一丝别人想象的凄苦,丁晓兵炒菜、打扫卫生,只要有空,什么家务都做,陶婉珠有时甚至忘掉了丈夫是残疾人

按照惯常的思维,嫁给一个没有右手的残疾人,做妻子的,一定会在生活上承担更多的苦和累:丈夫没有右手嘛,所有的事不压在妻子身上?

恰恰不是。丁晓兵一听到这个问题就很是敏感:“我不需要她照顾,我自己什么都能做。”丁晓兵超强的生活能力,确实让这个家庭没有一丝别人想象的凄苦,丁晓兵炒菜、打扫卫生,只要有空,什么家务都做,陶婉珠有时甚至忘掉了丈夫是残疾人。

当陶婉珠生气时,丁晓兵向来让着陶婉珠,他从来不与老婆吵架。实在忍得难受,丁晓兵就开门出去躲一会儿。气消了,陶婉珠后悔:丁晓兵身体上、心理上承受的东西太多了,自己不应该跟他吵。

丁晓兵评价妻子是一个爱憎分明、外柔内刚的女人。这也正是他当年看上陶婉珠的原因。当他第一眼看到陶婉珠,就觉得这个女孩子虽然不漂亮,但是清纯善良,给丁晓兵的印象极好。

从那时起,丁晓兵就开始了对陶婉珠穷追不舍的过程。也就是这个淘气的小伙子能干出来,在即将上南京政治学院之前,丁晓兵连着给一直没答应他的陶婉珠发了6封加急电报,声称陶婉珠如不来送他,他就放弃上学的机会……而陶婉珠真就鬼使神差地去了。丁晓兵一见到陶婉珠,就拉着她到处介绍是自己的未婚妻,还背着陶婉珠得意地炫耀:“咱一只手,照样抓了个‘俘虏’回来!”

现在的丁晓兵不再这样说。他说:“我在家有时虽然有点霸道,但是,心里对老婆是蛮好的。”

一个故事往往有一个“俗套”的结尾,这也可以形容丁晓兵与陶婉珠的爱情故事,那就是: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今年大年初五,武警广西总队政委丁晓兵家像是过年三十一般。

丁晓兵妻子陶婉珠照片

今年大年初五,武警广西总队政委丁晓兵家像是过年三十一般。

丁晓兵的妻子陶婉珠高兴得合不拢嘴。家里从没有过这么高的“人气”:她90高龄的老父亲从云南老家来了,护送老父亲的二姐、二姐夫来了……她告诉记者,今年,晓兵要了却老岳父一个心愿:吃一顿春节团圆饭。这件事老人家等了27年……

丁晓兵想好好表现,因为他觉得欠老人家太多。他亲自下厨,要做一桌美味为亲人接风。陶婉珠悄悄透露,晓兵还要亮出他的“绝活儿”—用一只手包饺子。

忙乎了一阵子后,丁晓兵匆忙解下围裙,突然想起来要去医院看望病号。陶婉珠说,刚才他在厨房就走神了—看到家人团聚,他就想起当年跟他一起在这片热土上作战牺牲的战友,想着想着,他的眼圈红了。这让他又情不自禁想起前不久几个因受伤住院而无法回家过年的战士……妻子陶婉珠理解他,赶忙说去看看吧。

30年前,丁晓兵在一次边境作战中被炸断右臂,自己用匕首割断了连接的皮肉。没有人不钦佩他的血性,可妻子、岳父及官兵都说“他是个内心很有温度的人”。

丁晓兵有一颗滚烫的兵心。2013年12月底,丁晓兵到武警广西总队履职,一年多的时间跑了130多个基层单位,有近一半的时间在基层,为的就是体察兵情。他建议党委拿出专项经费解决基层官兵冷暖问题;他倡导开展“知兵爱兵”活动,一个基层中队在知兵爱兵上搞形式主义,他抓住不放,一年之内杀了5次“回马枪”。

一支队股长谢波没想到,丁晓兵上午下部队听说他患病,下午就赶到医院看他;几个生病的战士也想不到,他们第一次见到丁政委竟是在军人病房里。今天,丁晓兵又一次来到病房。正在接受治疗的谢波握住丁晓兵的手,动情地说:“您几次打电话寻询问我的病情,连我的困难补助费您都直接催办……”在疾病面前心硬如铁的汉子,说这话时竟流下热泪。

从医院赶回来,丁晓兵一进家门就请求岳父原谅。岳父笑了笑。老人家已经原谅了他27年。27年前,他和陶婉珠结婚的第一个春节,老人家在云南的4个女儿、女婿和孩子都来了,就差婉珠和女婿晓兵。老人家那时候就说,要在春节的时候跟晓兵一家吃个团圆饭,丁晓兵答应了。可一到年节,老人家离不开在云南的子女,而二十多年来,丁晓兵春节几乎没有离开过岗位。

丁晓兵在厨房忙碌着,切菜、下锅、烹炒,动作跟健全人一样麻利,陶老看得出神。

电话响了,打来电话的是云南麻粟坡县原副县长邓丽男。她告诉丁晓兵,过完节希望小学的工程就开工。当年,丁晓兵负伤是这里的老百姓把他抬下来的。去年10月,他下部队时顺道来到麻粟坡杨万乡,承诺再一次由他出面集资,给小学建文体活动大棚。

饭菜上桌,一家人其乐融融,陶老举起酒杯:“我给晓兵和婉珠敬杯酒,给你们两军人敬酒!”

这是团圆的饭、团圆的酒。迟到了27年的团圆饭,终于在今年春节得以实现。但仍有遗憾—丁晓兵的儿子、在武警北京总队某部服役的丁涛,跟他父亲当年一样,春节期间正行进在查勤的路上。

  • 发表于 2020-12-16 20:57
  • 阅读 ( 5781 )
  • 分类:失恋热点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失主任
失主任

899 篇文章

作家榜 »

  1. Donald Dodd 6417 文章
  2. 泡芙大婶 6211 文章
  3. 羊舌秀艳 4940 文章
  4. shushu5588 4919 文章
  5. 光语芹 4890 文章
  6. 伊宁 4610 文章
  7. 毋正 4585 文章
  8. 开心笑笑花 3968 文章
返回顶部